脑洞仓库,主漫威电影世界冬盾,基锤。

美隊個人刊編劇有關九頭蛇隊的訪問翻譯

在這邊存個記錄改錯字。

美國隊長編劇Nick Spencer:為什麼我要把美國隊長變成超級反派

漫威編劇Nick Spencer回應粉絲批評和解構美國隊長的轉變 【劇透警告】

「我今天是全美最被痛恨的人,」Nick Spencer大笑說。他的Captain America: Steve Rogers #1在星期三剛剛上架,「而川普還在選美國總統呢!」

接近七個月之前,這位Ant-Man和Morning Glories編劇引來了Fox和Friends的怒火,因為他竟敢讓自己筆下的美隊對上一隊在邊境巡邏的白人至上主義者,這種劇情設定讓Fox新聞的主播認為顯然是對「保守主義」的公開挑釁。

現在Spencer的作品再次成為最新焦點,但是這次他卻是被輿論憤怒針對的對象。他最新的一期美國隊長中揭示了一個非常具爭議性的劇情發展——原來Steve Rogers是潛伏多年的九頭蛇臥底——這個令人大跌眼鏡的大膽扭轉點燃了粉絲的怒火,針對編劇的指控從反猶太主義到隱形恐同都有(因為他寧願給Steve雙重身份也不給他一個男朋友)。

即使他無法預測到反應牽連之廣(包括推特上熱傳#SayNoToHYDRACap的話題),Spencer說憤怒正是他想追求的感應。

「當你決定這樣做的時候,你會明白大家不會為你的決定額手稱慶,」他說。「你會明白這種故事就是設計來讓讀者心煩意亂,讓他們感到震驚和擔心的。這種回應就是你預期中,別人在看到壞事發生時會給予到的反應。」

在本期故事接近結束的時候——Rogers在漫威「全新全異」重啟中第一期單人漫畫——我們得知美隊的母親Sarah,在被一個女人從虐待成性的丈夫手中拯救出來後,就被吸收加入了九頭蛇,當時還是1926年。

這段故事很快進入了可怕驚異的轉折,現代的Steve把他毫無心理準備的助手Jack Flag,從一架飛機上推向死亡之地。就在漫畫令人毛骨悚然的最後一格里,Steve轉身,說出了那幾個可怕的字:「Hail Hydra。」

美國隊長,穿著星條旗制服的,代表道德,無私,和自由的象徵,現在是漫威世界裡其中一個最陰險的反派—而且他已經潛伏75年了。

不像其他「看起來」會改變世界的劇情轉折和死亡,Spencer表示,美國隊長的轉變在一個故事中,甚至是未來幾個月內都不會就這樣被抹消。

「這會對漫威宇宙有深刻的影響,」他指出。「我看到很多人說,『哎他們在一個故事就會草草完結啦』或是『我就給他們六個月』這種話。我可以告訴你們,這次不會是這樣。這會有真正的,長效的漣漪效應和影響,還會陪伴我們一段時間。」

Daily Beast訪問Spencer,談到他為什麼要這樣改變Steve,也說到了這個改變會怎樣和這個角色的遺產(和他的猶太裔創造者)調和,還有他對粉絲怒火的回應。

首先,你還好嗎?沒有死亡威脅?

(大笑)沒有,我愛這些反應。這是我孕育出來的回應,我能接受。現在看起來這件事是最近火得最快的話題了。我今天是全美最被痛恨的人,而川普還在選美國總統呢!

我很驚訝這件事會有這麼廣大的反應。我都不記得上次漫畫裡發生什麼會影響到這麼多人的時候了。你現在是熱門了。

當你決定這樣做的時候,你會明白大家不會為你的決定額手稱慶。你知道這種故事就是設計來讓讀者心煩意亂,讓他們感到震驚和擔心的。這種回應就是你預期中,別人在看到壞事發生時會給予到的反應。所以,對呀,這種回應絕對就是我所期待的那種,但是會有這麼大而廣的反響,還有那麼多人會為此發聲是我料想不到的。

我想原因是,這角色,特別是在電影之後,變得非常受歡迎。他對很多人來說一定代表了很多。人們對他有情感聯繫是好事。今天能發生的最壞的事,反而是大家只是聳聳肩,甚至顯得理性冷靜。要是那樣代表我們還挖得不夠深,做得不夠好。所以大家的怒火是我們想要的,我們只是得到了比預想中更多。

在做出這樣的決定前,漫威做了什麼樣的討論呢?我看到了你的編輯Tom Brevoort提到,這個橋段早在Sam Wilson:Captain America#1的時候已經開始討論了。

對,我們已經討論了將近16個月,也保密了快一年。(保密這件事)令人非常愉悅,特別是在過去幾個月我們開始製作這部漫畫的時候。我們有畫師,還有嵌字,你會開始擔心這本書會經過這麼多人的手,外面可能會有實體本被洩露。所以,我覺得這一切都有賴Tom和漫威的所有人,他們真的很好保護了這個故事。他們用了非常多我們從來沒有做過的保密設施—而我們成功了!我們成功把一切保密,直到昨天才開始有洩露,但由於漫畫開始抵達漫畫店了,所以這是無法避免的。不過,這任然是非常成功,我很驚訝,我本來想著一定會不行的。

在漫威內部有沒有過有反對聲音呢?

有趣的是,我們沒有對這個故事辯論太多。我們做了創意務虛會(creative retreats),然後這個故事都是最後兩個會的主要議題。老實說,這對我來說也非常離奇。大家看起來都很喜歡這個故事,也很支持。我去第一個會的時候還想著絕對會有爭執和抵觸的,但是只有很少。當然當時也有優勢,就是我可以給他們一口氣講完整個大綱。現在大家今天看到的,都只是一個故事的開篇,而我那個時候有機會解釋整件事,對他們都講清楚。我對這個故事,就像我在漫畫這行做過的一切,都非常興奮激動。我們正在做大事,而在討論的時候看起來反應很棒,這是一個非常鼓勵性的標誌。

這個新想法是從哪兒來的呢?你們為什麼會覺得這個系列需要這種程度的大改變?

這幾乎就是個偶爾事件,真的。Rick Remander,上任編劇在我接任的時候留下了些傑出的故事大綱。Tom和我一起翻閱過它們,其中一個大綱,就是說Hydra已經滲透了所有漫威宇宙裡的隊伍和組織,英雄們要找出和除去這些Hydra臥底。然後,老實說,當時我剛接手美國隊長個人刊,這個故事看起來完全就是個大事件(event)。那個時候我還覺得這故事對我來講難以掌控,他們不會想要我做這個的。

所以我開始仔細研究這個故事,然後想,要是其實只有一個Hydra臥底呢?要是他們以為自己要找上百人,但是實際上只有一個非常厲害的臥底呢?如果這個Hydra臥底真的那麼厲害,那又該是誰呢?電光火石間,我意識到,Steve是那個能造成最大破壞和傷害的人。他是復仇者的領袖,他和美國政府有聯繫,還和SHIELD密切合作。更別說他在漫威世界的地位了—他是一個象徵,所有人都信任他,每一個人都以他為馬首是瞻。

很多人的第一個想法可能是「可他不是花了75年時間抗擊九頭蛇嗎?」你要怎麼把這個橋段融合到角色歷史裡呢?

關於這一段我不能說太多,但我可以說的是,這並不是這個故事的重點。這個問題,最少大部分的疑問,都會在下一期被解開。那不是我們想要多花時間糾纏的部分,所以我們想把劇情在前期盡量釐清。因此我們現在有這個大驚喜,我們會回到過去,把事情解釋清楚,然後你們,作為讀者,可以有更清晰的鳥瞰點。不過,你的視角可能會和漫威宇宙裡的人物有非常大的不同。

網上現在有非常大的呼聲,指控現在的劇情線侮辱了美國隊長兩位猶太裔創作者Jack Kirby和Joe Simon的遺產。

你看,每一個創作這個故事的人都愛美國隊長。我知道今天看起來這句像是假的,但是這個故事由Tom Brevoort編輯,他保護這個角色的遺產非常久了。他不會讓我危害到這個角色的遺產和形象。在此時此刻,事情總是非常艱難,因為你不能告訴別人,「一切都會變得很棒的!」因為這顯然未必是真的。但是我認為,我能自信地告訴別人,透過這個故事,我們的目的和希望是,這個故事可以用它獨特的方式去加強每一個人對美國隊長原有的印象。他作為象徵的力量和他的意義。我們會用不同的角度去觸碰著一點,但是我覺得這個角色用不同的方式被燃亮了。

這事總是很難。最大的分歧是,讀者希望角色成功,快樂,得到一切。我們的工作卻是讓角色遇到不同的事件,這總是被人誤認成對角色缺乏尊重或是關懷。無論你們有沒有意識到,實際上是這些事件和現實吸引讀者的,(這個故事)對漫威宇宙很多角色來講都是重大考驗。

紅骷髏建立的新生九頭蛇看起來和川普的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競選活動有很多相同之處。抱括排外主義和反政治正確,有什麼組成了他的招攬平台呢?

關於這個,我想我可以說的,就是這個故事其中一個後期概念「如果新一代九頭蛇就是空白的呢?」我們希望可以撇開那件黃綠制服和末日機器,重新把九頭蛇連結到一種道德核心。

我們當然看到了過去八年美國國內白人至上主義組織和極端民族主義組織的蔓延成長。所以我不得不對這些組織到底是怎麼吸納新人進行了醜陋的調查。到底是什麼推動了招募?骷髏的演說是那些言論的輕微消毒版。聽到別人說「喔他在做政治投機」一直很有趣。我們嘗試過這類的東西很多次,透過把很多相關的說法不同程度地加入故事當中。這有一點不同,我,我寫這個故事在看別的東西。所以如果大家看到類似的說法,這不是我的意見。 (大笑)

有這麼一刻,透過Robbie這個角色,我們真切地看到了一個被剝奪公民權的年輕人怎樣逐漸變得激進的。你希望透過描述Robbie從貧困到深陷九頭蛇的歷程表現什麼呢?

我之前提到新九頭蛇會怎樣,它們會脫離以往的窠臼。我希望他們變得有趣。我想要我們能夠有點理解到底為什麼九頭蛇會有源源不絕的新人,他們到底是哪裡來的。為什麼會有人願意加入。這個組織一定不會用盡全身力氣對全世界大叫我就是超級反派我要征服世界所有人都要對我鞠躬下跪。相反,他們可能就是利用一些潛在的個人利益去吸引人為九頭蛇工作。這甚至可能是不錯的回報,因為這工作實在很危險。

所以,當我們看著這些不同的仇恨團體,還有他們怎樣找那新人,我們會發現很多常見的東西。很多時候他們都是在經濟疲弱的地區招新,招募那些教育程度低,沒有機會的人,就是這些人會發現九頭蛇可以給予他們工作和一個可能的富裕未來。我們(在美國)有很多這種人。我們沒有太多這種組織算是個奇蹟。所以我想把鏡頭聚焦到這些人身上,讓大家對到底SHIELD在對抗什麼人有個概念。我覺得這樣創造了更強劇情張力。為SHIELD帶來了他們從來沒有處理過的難題。

我們要怎麼解讀Eric Selvig在最後的表情呢?他和美隊是一丘之貉嗎?

我懂,他看起來有點陰暗對不? 看起來有點讓人毛骨悚然的。(大笑)好觀察,記著等下期漫畫吧。

你有沒有關注#GiveCaptainAmericaABoyfriend 活動的進展?

有。我想我唯一能說的就是人們對角色的熱情。這可能不算是個答案,但是大家對這些角色有強烈的認同感,他們對這些角色的生命非常投入,我覺得這個活動是這種能量的其中一個映像。

我們對故事發展可以有什麼期待呢?

我會叫大家對那些宣傳懇求,那些外面的事情打個折扣才好相信。(大笑)我們得把事情潤飾得沒有人會覺得懷疑。我想我可以告訴讀者,讓大家猜想故事的進展的是,這個故事不是關於它是怎麼變成這樣的,而是關於它會怎麼發展。它不是Steve的過去,而是Steve的未來。

所以,我們已經讓美國隊長成為九頭蛇了。這是漫威宇宙中的一個重要時刻,與它是什麼時候會變成這樣和它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無關。Steve眼前打開了一扇門,他可以做什麼,他選擇利用這種力量去做什麼,這些依然等待著被展現。 我能說的就是這是一個龐大的故事,我簡直不敢相信他們讓我這樣做了。

這會對漫威宇宙有深刻的影響,我看到很多人說,『哎他們在一個故事就會草草完結啦』或是『我就給他們六個月』這種話。我可以告訴你們,這次不會是這樣。這會有真正的,長效的漣漪效應和影響,還會陪伴我們一段時間。」

评论(1)
热度(7)
  1. 流年、离歌第八十八号仓库 转载了此文字

© 第八十八号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