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仓库,主漫威电影世界冬盾,基锤。

One Two Three(冬盾欧洲战场养孩子脑洞)(1/?)

分级:R

注释:假设,他们在欧洲战场捡到了一个小女孩

总之,以下就是个大纲脑洞。感谢华裳太太陪我一起开这个脑洞。跪谢太太赐名,没有你我真的想不出这篇东西该叫什么。

1

咆哮突击队发现她的时候,是在11月的奥地利。

她被父亲紧紧擁在身下,发出微弱的哭声。如果不是美国队长的四倍听力,咆哮突击队可能就会错过这奄奄一息的呼救,带着“无人生还”的消息回到大营。幸好,幸好他们有美国队长,有他的四倍听力。

史蒂夫和达姆弹搬开了被炮火击中的瓦砾,露出了下面的年轻男人。男人怀中只有一个小娃儿,正在用尽最后的力量哭泣,但是毫发无损。巴基把男人和婴儿从瓦砾之下拖出,肮脏的手掌在身上找了个相对干净的地方擦了擦,盖上婴儿的眼睛,把她抱起。小婴儿滚圆的小肚皮上露出了一抹变黑的红色,Morita伸手撩起来婴儿的衣服,上面用血写着一句话:“Ichheisse Gretchen. 14.02.1943”

“我的名字是格雷琴……就是小珍珠。”加布说。

那是个好名字。

 

2

小姑娘因为饥饿哭得声嘶力竭,几个大男人无计可施。他们身上只有少量的补给口粮,先不说口味的问题,午餐肉和巧克力显然不是喂婴儿的良好选择。蒙哥马利把自己梳理得整整齐齐的一头卷发挠成一团鸟窝,抱起格雷琴走了两圈,但是只是让小娃儿哭得更大声。

巴基看不过去,说,拿来。伸手抱起了格雷琴,轻轻拍抚她的背脊。很快小姑娘的哭声就慢慢收小,变成了细细的抽泣。。

巴基抱着格雷琴看了一圈,对史蒂夫说:“你的胸大,要不然你——我就是开个玩笑。”

“你应该庆幸你抱着格雷琴。”

Steve把右手上的盾牌扣回左手。

最后他们侥幸在附近找到一个牧场,就在雅各偷偷挤奶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被公牛赶到了牧场边的树上。

 

3

格雷琴有着一头金丝似的头发,还有比西西里的海水更蓝的眼睛。咆哮队员都觉得她其实与斯蒂夫有一点点相像——这种感觉的巅峰是一次的晚上。当天忽然降温,洁白的雪花从漆黑夜空飘落,虽然景观不错,但是对于婴儿来说不是个好消息。森田最后从他们的背包中找出一面国旗,为格雷琴仔细地做了一个小小睡袋,好好包了起来。

他们看着裹着星条旗只露出一张脸的金发碧眼娃娃,费了好大的劲才没有对着婴儿版的美国队长笑出来。

 

4

最先发现格雷琴正在长牙的人是雅各——他发现格雷琴揪着他的手雷带啃的时候简直被吓得肝胆俱裂。他惊叫一声,加布来不及呆住就叫了声趴下,所有人立刻卧倒举起手中武器到处张望。回头才发现雅各胸前一大片小姑娘的口水痕迹,一手把女娃抱得远远的,另一手举着手雷带。格雷琴居然还拼命伸出两手,想要抢回她的磨牙工具。

他们又再次为她的牙齿发起了愁,最后达姆弹拿了根军队配给的饼干给格雷琴啃,结果不出意料被嫌弃了。史蒂夫没办法,只能抱着她哄,巴基凑过手擦泪,结果被一口咬住磨牙,不愿意放开。

“怎么说呢,其实这场景还挺温馨的,你就忍着吧,巴基。”达姆弹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拍了拍巴基的肩膀。

 

5

出乎意料之外,咆哮突击队中,格雷琴最粘的是巴基——队长是责任心重,照顾孩子他不算是老手。但是格雷琴一哭,只要交到巴基手中,一阵子就被哄睡着了。巴基也常常把格雷琴塞到蓝棉袄的胸口处,在奥地利的冬日下行军。在那些时候,格雷琴似乎只会瞪着好奇的大眼往外张望,从来不会哭闹。

你在家乡不会有孩子了吧?蒙哥马利有一天终于忍不住问道。

“不,我有三个弟妹。”巴基笑着说,然后他扭头看着坐着身边的史蒂夫,伸手用力揉了揉对方的头发。

“不对,是有个孩子。你看他长势喜人啊。”

“闭嘴。”

巴基看着史蒂夫通红的耳尖,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

 

6

咆哮突击队回到大营里。菲利普上校没说什么,他只是让他们必须把小女孩交给当地人照顾。他们花了一段时间寻找合适的家庭,於是格雷琴只能在营中与他们相伴再多些时日。

某天夜里,巴基被安排执行秘密任务。他离开了很久,久得格雷琴开始感到不安,一直在哭闹不愿入睡。等到巴基终于从任务中脱身回来,他却站在小床边有点犹豫,不敢接近格雷琴。她看见了巴基,扶着扶手站了起来,伸手拉着巴基垂下的手指,然后露出了笑容。巴基半跪了下来,抱住了她。

他觉得自己也许无法把这个小姑娘交给别人了。

 

7

他们最后找到了一个在维也纳市郊的家庭。在战火中失去自己的女儿的主人各方面的条件都很不错。但是当史蒂夫和巴基抱着格雷琴站在他们门前的时候,格雷琴笑着拉了拉史蒂夫的衣袖,然后对巴基说了声,Da。

那天的傍晚,咆哮突击队看着他们抱着格雷琴回到大营中。巴基宣布,以后,格雷琴的名字就是格雷琴.巴恩斯了。

“听着,格雷琴.巴恩斯,”巴基拿着她的小手指着站着身前的人,“这是你达姆弹叔叔,森田叔叔,雅各叔叔,加布叔叔,还有蒙哥马利叔叔。记好了?”

史蒂夫只是笑着对他们摇了摇头。就在达姆弹抱着格雷琴哭得一塌糊涂,而她正在揪着他的胡子玩的时候,巴基把史蒂夫扯到了一边。

“你知道的,”巴基对他眨了眨眼,倾身,耳语的呼吸轻轻拂过史蒂夫的耳朵:“你可以当另一位爸爸也没关系,还是说你想当妈妈?”

 

8

军营里的床有点潮湿,史蒂夫常常担心这样会让格雷琴生病。於是在他还在军营的时候,他就会把盾牌反转过来,塞满柔软的被子毛巾,让格雷琴在里面入睡。

直至他有一次提早开完会走回营房的时候,发现巴基把格雷琴放在盾里,带着她在河面上溜冰。

 

9

史蒂夫发现,血清也不是会把他身上所有的东西都变成四倍分量。比方说他的体毛,就始终像注射血清前一样,并不明显。史蒂夫甚至不需要每天剃胡子,还是一派光鲜亮丽的外貌——他实在不好抱怨,但是史蒂夫的确羡慕过达姆弹和蒙哥马利的胡子。

他出神地看着巴基过了一天已经稍微泛着青色胡渣的下巴。对方现在坐在床边,举起了格雷琴,下巴埋在她小小的肩窝擦了擦,引来一阵大笑。一大一小玩闹一阵,格雷琴很快就笑得喘不过气来,於是巴基把她抱在怀中,转头看着史蒂夫。

史蒂夫被他抓到自己的注视,脸颊有点发热,他忍不住撇开了视线,然后又马上把眼睛转回来,迎上巴基的眼神。

他抿了抿嘴,抬起下巴的表情看起来有点倔强。

巴基轻笑了一声,把格雷琴放下,然后猛然扑住了史蒂夫,用下巴蹭了蹭对方。史蒂夫发出一声惊呼,挣扎了起来。但是巴基几乎是用上了全身的力气抱紧了他,温热的气息伴着吻落在史蒂夫敏感的颈部,让他腰间一阵发软。

“你做什么!”

“我看你太羡慕,只能来满足一下你了。”巴基带着笑意的声音在史蒂夫的耳边响起,带着胡渣的侧脸又从史蒂夫的颈侧擦过,他抬起头,轻轻舔了史蒂夫通红的耳廓一口。

史蒂夫浑身一颤,只觉巴基的脸带着火焰,麻痒从他们接触的地方一直往脊椎下方传去。他停下抵抗,颤抖的手指抵着巴基的外套曲起。巴基低头拉起了他的手指,逐一吻过他的指尖,然后把吻送回他的脸上。

“乖,转过去。”

史蒂夫顺从地翻了个身,感觉到自己的外套被拉扯着拉下肩膀,湿润的吻落在他线条圆润的肩头上,胡子粗糙的质感摩擦过去。史蒂夫低呼一声,睁开了眼睛。

然后他就对上了格雷琴清澈的,犹如映着天空一样的蓝眼。她还对他露出了只有6颗牙齿的笑容。

 

当天晚上巴基低头看了腿间一阵,伸手指弹了弹格雷琴鼻尖,叹了口气。


评论(9)
热度(62)

© 第八十八号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