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仓库,主漫威电影世界冬盾,基锤。

【待授翻】More Than A Good Time (part 4, 4/7)

Part 1

Part 2

Part 3

Steve把自己的上班时间换成了早班。为了不再走廊和楼梯上碰见Bucky和他的一夜情对象,Steve无所不用其极:他现在只有在夜晚才去跑步和健身;Bucky不在家的时候他才会去拿自己的邮件;在离开自己的公寓前还要先确认外面没有人,自己绝对不会碰上Bucky,否则就不会出门——Steve很清楚自己的行动极端。

但是Steve为了Bucky已经做了很多愚蠢的决定。

在派对的那一夜他不应该那么快就逃离现场。

Steve告诉自己,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踏出那一步,之后为什么还要走那几步。Steve明明一直很明白——完完全全,非常肯定——无论用什么方法,只要跟Bucky搞上,他都只会落得跟之前一样的境地。Steve觉得胸口有点闷:他想要更多。他住在Bucky的对门已经三年,每天悲哀地看着那些男人来来去去。他想要成为他们的其中一员,但是也不止想成为“其中一员”。

他想留下。

Bucky不接受“留下”。

就用了5星期,Steve成功把自己收拾得跟4年前刚离开军队时没两样。这是好事。在离开Tony和跟Bucky做了……什么事之间这段时间,他一直情绪低落。Steve记得,自从发现自己喜欢男孩胜于女孩以来,他就没对自己那么生气过了。这都是因为他做不到性爱分离。明明当对象是一个显然没打算发展长期稳定伴侣的男人的时候,他更应如此的。(在大学时他跟Sharon还是Rachel说过多少次同样的话了?)Steve知道他不应该再跟不恰当的男人堕入爱河和上床。(Tony和Bucky刚好是这类男人的典型产品,Steve记得自己最爱他们身上的哪一点的每个生动细节。)Steve甚至,对现时身处的这个社会充满了不理性的怒火:这个地方歌颂用完即弃的快餐性爱,相反却惩罚相爱的人。他尝试过迎合这套价值观改变自己,可惜他失败了,而且自食恶果。

一切都一团糟。

Steve穿过面包店,打开店子前门的灯。他按规矩没有点亮开店的标志,但是他知道有些早起的人喜欢早点过来看到店子亮着灯,然后进门看他准备一天的工作。Steve首先煮了第一壶咖啡,然后绑上围裙,弯腰把手洗干净。他制作着要卖出去的面包,早点,展示用的蛋糕,在另一个打工的进门前还要先做好几个生日蛋糕的订单——Steve觉得准备开店的忙碌有种入定的效果。

他不会再想到Bucky了,绝对不会。

也许他需要一次休假。

前门的提示铃声响起时,Steve连手肘都快要埋进面团里了。他瞄了一下钟,发现中士比往常早了一点。也许是前夜太冷了,他想着从料理台边走开了一点,把手在围裙上擦干净。Steve闻到刚煮下的咖啡应该煮好了,于是他拖着脚步从储藏室拿了一筒新的纸杯和盖子,临走前还转回去拿了另一迭纸袋。Steve有常识知道聊聊对老人来说有多重要,他也不介意这么做。Steve没有去想象中士在最后一次杀人,还有沿街乞讨这四十年来之间,他发生了多大变化。实际上在大部分时间,Steve都会陪老中士坐上一阵子,听个一小时的战争故事,顺便还适当地响应一两个问题,但是Steve今天就只是没那个心情。

他就随便拍拍马屁好了。

Steve从店后面转进店里,说:“早安啊中士。”

Bucky抬了抬眉毛:“谁他妈的是中士?”

Steve感觉到自己的表情改变,他拉下嘴角,板起脸孔。“我把你误认成另一个人了,”他把手中的东西放在咖啡机附近的柜台上,指指大门,“我们还没开门,麻烦先出去。”

Bucky语带嘲弄:“喔,所以中士可以来,我不能。”

Steve叹了口气,伸手捏捏鼻梁。他不打算跟Bucky提起那位老兵,或是其他任何人。

他绝对需要一次休假。对了露营,露营不错。他可以把背包和营账放到他的单车上,随便选个周末出发到Catskills。

或者这也是时候搬走了。Sam正在住的那栋大楼有个单位正在出租,虽然他之前没打算搬到哈林区,但是只要这有用的话他会搬到任何地方。

Steve看向Bucky:“我不想跟你聊,请你离开吧。”

“不要。”Bucky双手抱胸,一副绝不挪窝的样子。他盯着站在展示柜旁的Steve,眼神冰冷强硬:“你在躲开我。躲开。我。还是就在你把我拉到楼梯间后。我想你欠我一个解释。”

Steve啧了一声:“我想我是帮了你一个忙。”他在说谎,但是他觉得苦涩可以盖过这个谎言。Steve只是在给 自己 帮忙。不好的那种。

老天,但是他会连只是看到Bucky这件事也想念的。

Bucky对他挑起眉:“你什么时候会帮我一个忙了?我还以为我不是你会担心的人之一?”

“麻烦你先走吧,我还得忙。”Steve转过了身。

Bucky绕过柜台,跟着他走进了厨房:“没问题,我们可以在你工作时谈。”

Steve瞪了对方一眼:“我们没什么好谈的。我们来了一发,就这样。我是你床板上的另一个记号。我还是你的邻居。”他吞下喉咙哽住的感觉,开始揉搓案板上的面团:“这他妈的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们可以从这个,“他妈的你从来没说过这是一次性的”开始说起啊!”

Steve皱起眉:“这是不是一次性有什么区别?”

“好吧,从最简单来说,我会表现得更好一点,”Bucky往后靠上Steve身后的柜子,他大概站在Steve一尺以外的地方,但是这并没有改变什么。

Steve依然能感觉到他。

Steve清晰地意识到Bucky占的空间。

“我不知道你还会做一次性以外的东西,”Steve说着,用手把面团分成能放进炉子的大小发酵。

“我的天,你以为我是什么种马?”

“敬业乐业那种。”Steve尖锐地回答。

Bucky假笑了一声:“这可不是你该对上床的对象说的话,Steve。”

“我不想再跟你上床了。”这句谎尝起来可怕得让他咳了一声,他忍住作呕的感觉,垂眼专注排好准备拿去烤焗的面团,没有看Bucky一眼:“我够了。”

“不,你才不够,”Bucky嘶声说,“你能不能就看着我?”

“我很忙。”

“你现在像个混蛋。”Bucky伸出手,拉住Steve一边手腕。

Steve的脑子瞬间闪过一个画面:Bucky按住他的两只手,对方的重量把他压在床上不断穿刺。他颤抖了一下。

“你到底有什么毛病?”

“我很忙,”Steve再说了一次。

Part 5

评论(15)
热度(49)

© 第八十八号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