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仓库,主漫威电影世界冬盾,基锤。

现代AU

“Steve,”他听着自己的声音轻轻吐出这个名字,轻快的语调不知道为什么让他的心情也轻松起来,于是他在床上翻了个身,半撑起身体,又说了一声:“Steve,嘿听我说。”

“嗯?”他的友人并没有回头,Steve只是哼了一声,眼睛继续专注地盯着本子上完成了一半的轮廓。Steve画的蝴蝶一直很好看,Bucky想——他不是说Steve画的其他东西不好看,但是无疑蝴蝶是最美的。画纸上未完成的蝴蝶看起来马上就要振翅飞起,脱离画布,离开这个房间,飞过窗户,穿过布鲁克林的大街小巷然后到什么别的地方去。Bucky心里一颤,又往前挨近了一点,伸手遮住画布上的蝴蝶。

“Bucky,我还没画完。”Steve叹了口气,认命地放下手上的炭笔,一挥本子拍开快要碰花画面的手,抬头看着床边的Bucky。

“你先听我说。”Bucky咧嘴一笑,收回手。他挥去奇怪的联想,热切地眨眨眼。

“我听着。”

“不要一边画画一遍敷衍地嗯嗯嗯,”Bucky低头,看着Steve蓝色的眼睛,“全神贯注,一次只做一件事?”

Steve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然后低下头把画和笔都放到一边,转过身来面对Bucky。

他坐得还真直。Bucky忍住笑意,从床上站起来高举双手宣布:“我们明天要去科尼岛。”

Steve楞了一下,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看起来是没想到Bucky这么严肃地要求他全盘注意力,却是为了说这件事。

“科尼……岛?”他有点迟钝地重复了一遍Bucky最后几个字,抬起头瞪着他的老友,棕髪蓝眼的对方得意洋洋地舔了舔嘴唇,又一屁股坐了下来。

“是的,科尼岛,”Bucky点了点头,“你还欠我一次科尼岛之旅,别说你忘了。老兄,这可是从第七班到现在了。”

Steve还在瞪着他,他说不好自己该不该生气,但是为了这种事生气显得自己也很幼稚。他有点不知道如何是好地垂下眼帘,正好看到自己尾指沾满了炭笔的痕迹,灰黑色的映着阳光银亮一片。Steve惊觉自己在窝在床边画图已经有一定时间了,虽然他们俩对沉默都很习惯,他们经常就是在房间里一言不发过个一下午——主要是为了迁就身体不佳的Steve,虽然有助呼吸器,但是跑不了一阵子就要翻找出来舒缓呼吸让他被憋成深红色的脸变回淡色是在不算是好玩的事——但是Bucky总是在房间里东翻西找些新鲜事玩,也许是计算机里的刺客信条,也许是他拼了4/5的遥控飞机。这个下午他一动不动跟Steve坐了一下午倒是少见。

“好。”于是Steve点点头,干脆地答应了Bucky的建议。反正明天也放假,他想。

Bucky笑了,伸过手臂勾住Steve窄小的肩膀,用力揉了揉对方头,把Steve深金色的头发揉成了一堆乱草:“啊哈,太空旋风,我们来了。”

“什么?”

“没什么,期待就好。”Bucky笑得不怀好意。

“别告诉我你还没放弃,”Steve对身后的Bucky一个肘击,“不要太空旋风,我们说好的。”

Bucky右手接下了Steve挥出的肘击,虽然他的力度不大,但是满是骨头的手肘打在他的掌心还是有点轻微的痛楚。他耸了耸肩,忍不住捏了捏手中坚实的手肘,撇了一下嘴。

“说真的,在这个满是痴肥儿的国家里,你的体型真是奇迹。”他低声咕哝,眼光移到被放在一边的本子上。从这个角度看,画本上蝴蝶看起来有点奇异的眼熟,Bucky努力回忆了一下上面的花纹。

“咦?这是不是我送你那只蝴蝶?”

Steve一顿,也转头看着本子,过了好一阵才回答:“是的。”

然后他抬起头看向Bucky,露出一个微笑:“我很喜欢那只蝴蝶。”

Bucky只觉得心中忽然涌进了一脉暖流,他舔舔嘴唇,没有回答Steve的话。Bucky看着Steve的笑脸,对方背后就是打开的窗户,阳光隔着窗格鎏金一样刷满整个房间,也给Steve的轮廓描上一圈光晕,让他金色的头发仿佛戴上了一圈发着微光的冠冕。他微仰着脸,就那样对着Bucky微笑,就像很多年前,他们还是小鬼头,Steve在接过蝴蝶标本时对他绽开的那个笑容。

Bucky记得那个笑容,也记得在那个笑容前,Steve打开盒子的瞬间那个惊喜的眼神,蓝色的眼睛就像拂晓的黎明,透着清亮的光。他还记得再久一点的时候,Steve用要比同年人小一点,骨感的手捧着一张白纸,白纸上躺着来自温暖的佛罗里达,不适应纽约初春的蝴蝶尸体。那个时候Steve没有说话,也没有哭,只是红了眼眶,牙齿紧紧咬着下唇,然后抬头对比他高一个头的Bucky说,谢谢,Bucky。

Bucky忽然被自己的心跳声惊醒,于是他坐直了,对Steve说:“你最好是喜欢,对于小学生来说,做那个标本可是花了不小功夫。”他皱皱鼻子,做了一个鬼脸。

Steve哈哈大笑,就像他身后的太阳刺痛他的眼睛一样笑得瞇起了眼睛:“辛苦了,伙计。”他顿了一下,不无遗憾地说:“要是那个时候我不是忽然发高烧,我们就可以一起去佛罗里达了。”

他转身倚上床边,重新拿起画本,手指拂过画本上的蝴蝶:“Buck,那可是迪斯尼。而且我就不用靠标本,能够真正看见它们在佛罗里达的天空飞舞的样子。”


评论(1)
热度(13)

© 第八十八号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